比封杀更龌龊的是举报

C 2月前 266


有些好东西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发展起来,我想除了政:?府管控之外,还有一群助纣为虐的狗腿子在发挥着作用吧。

转:告别 - 秋水逸冰
斟酌再三,还是觉得已经没有继续坚持下去的必要了。
从 2018 年 8 月 8 日起,我的博客正式被墙了。恐怕这已经是相当仁慈的结果,毕竟从 2014 年初我就开始写关于 $hadow$ocks 的教程和安装脚本了。我猜测,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使用了 CloudFlare 的服务,因此是不便直接对 IP 下手的,所以最终结果也是如我所料,被墙的方式是 DNS 污染。
也许已经有人发现,自从博客被墙后,我就不怎么更新了。原因无它,一个字足以形容,懒。还有就是有点心灰意冷。本想着反正已经被墙了,那就干脆那么放着吧。但是,有意料之中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我承认 Toyo(逗比)的事情多少对我产生了一些影响,毕竟这位网友以前多少还是跟我有过沟通交流。从有限的接触来看,我认为他是一个热忱的人,有着强烈的学习欲望。一开始他也使用着我写的脚本,后来他觉得我写的脚本有不完善的地方,比如没有安装完成后的端口管理命令等等。于是跟我反映,而我觉得既然叫一键安装脚本,那自然是只管安装了,也懒得添加新功能。后来他就开始自学bash shell 开发,整合了我的脚本并添加了他自己想要的诸多功能。
他似乎在这条道路上有着用不完的激情,各种脚本和教程如雨后春笋,有了自己的用户群。而我所知道的,也仅限于此,直到他被人肉,被举报,被拘留,被起诉……
有那么一瞬间,我回想起自己从 2014 年初坚持至今的心路历程。
我可能是中国最早开始写 $hadow$ocks 一键安装脚本并公开出来的人(权当是自吹自擂吧)。当然,这一切源自于我自己的需求。以至于后来开源脚本并写了各种教程,也都是源于我在使用它。
我喜欢这个巧妙的工具,比 V:P?N 轻量,使用起来也并不复杂,所以我愿意去推广和分享。
但不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很多时候我们无能为力。
2015年8月,$hadow$ocks 的作者 clowwindy 被迫删除其 Github 上的所有关于 $hadow$ocks 的代码并从此退出开发。
2017年7月,$hadow$ocksR 的作者 breakwa11 遭到人肉和恶意攻击,删除代码,退出开发。
迄今(2019年5月)为止,随着主要维护者的相继退出,$hadow$ocks libev 版成了一颗独苗,虽然缓慢却仍在不断地更新。
$hadow$ocks 发展至今,我觉得该到一键安装脚本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。原因就是,$hadow$ocks 已经成为了大众化的工具,有着完善的服务端安装包,客户端以及各种 Docker 镜像等。
言及于此,是时候告别了。
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


永动鸡:感谢你的脚本!帮了我很大的忙。每次装ss都是用的你的脚本,方便了很多。 那些举报的,你们愿意当狗吃屎,为什么要拉我们一起呢
李皓奇:跟狗还有何好讲
扬帆大海:之前不是有个自己的SS被墙,然后就到处举报其他人吗,还有些机场互相D来D去。恶性竞争。在有些人眼里,我活的不好,那就大家一起死这样才公平
zbttl:感谢大佬 顺!便祝某个jvbao群全体原地爆
lei:一直使用你的和逗比的脚本。给我带来了快乐,带来了开阔的视野,带来了自由。改变了我人生的历程。总有些人,有些组织,坏事做尽,人神公愤,然后土崩瓦解,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谢谢,谢谢,谢谢,祝一切安好。


最新回复 (1)
  • 徐坤老师 2月前
    2
    这不是tw吗?自己fq 号召大家举报fq?
    • 屌丝论坛
      3
          
返回